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换源

第八十六章 六神之光(上)

作者:稀奇谷怪更新时间:2019-11-08
  比格范克斯直起身子,脸上平淡如水,装作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样子,老教士特地打量了一眼他的神色,发现没有异常后,才微笑着点点头,转身绕过一旁的雕塑,推开大厅后面的木门,往内院去了。

  比格范克斯站在空旷的大厅里,若无其事地四处打量着,六神之光的雕塑下,几个年轻一些的教士正在虔诚地祈祷,从始至终,他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比格范克斯一样。

  “很奇怪,”比格范克斯心中暗道,他总有种谁在暗处盯着自己的感觉,但除了第六感外,却察觉不到一丝异常。

  不管了,再拖下去恐怕会更难行动,必须立即动手,比格范克斯缓缓捏紧拳头,心中莫名的感觉再告诉他,一种来自暗处的危险在逼近,他必须立即展开调查,然后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做好决定,比格范克斯没有犹豫,他轻易脚步,避开那些在雕塑下祈祷的人群,也绕到大厅的后面,轻轻推开内院的木门,走了进去。

  前面的教堂大厅庄重雄伟,但后面的内院就很普通了,几乎和平常人的住所没有什么区别,窄窄的走廊间,只有一两只歪歪斜斜的蜡烛,微弱的烛光下,比格范克斯看到地上满是厚厚的尘土。

  他们难道只打扫前面吗?

  比格范克斯皱起眉头,他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过教会,但就算按照常理,这也是很奇怪的事情,明明前面的大厅干净洁白,一尘不染,而几步之后的内院却是一片陈旧,积满灰尘,这是什么道理?

  比格范克斯从腰间拔出匕首,将其放进袖子里,紧紧贴着自己的手掌,以防止发生万一时,自己能够有所招架。

  然后,他顺着这条狭窄而昏暗的走廊走向深处,走廊是弧形的,一侧是墙壁,另一侧则是房间,但几乎每一间屋子的门上都套着一把结实的锁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打开这些房间了,门上的铁索都严重生锈,加上覆盖在上面的厚厚灰尘,几乎都快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比格范克斯仔细扫过每一个房间的大门,直到他走到最里面的一间,才终于在这片灰尘的世界里找了一片稍微干净些的地方,与其他屋子不同,最里面的这间屋子,门上没有锁子,灰尘也比其他地方少得多,从地上的痕迹可以看得出,经常有人进出这里。

  比格范克斯贴在门上,稍稍推开一个缝隙,望了进去,只见房间里,刚才与他说话的那名老教士正坐在椅子上,在他的旁边,有一张床,床上被子隆起,似乎躺着一个人。

  是那位主教躺在哪里吗?比格范克斯想,他盯着床上的被子观察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猫腻,被子纹丝不动,除非躺在下面的人不用呼吸,否则只能说明里面没有人。

  而这名老教士刚刚说帮他去询问主教,估计也只是借口,因为主教并不在这里,比格范克斯微微吸了口气,他现在有些怀疑在城外废弃塔楼里的脚印很可能是那个不知在哪里的主教了。

  老教士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时间差不多,可以出去告诉比格范克斯主教生病不能起床,好推脱掉对方,但就在他刚刚起身,准备离开屋子的时候,比格范克斯猛地推开木门,一把按住老教士的喉咙,同时右手的匕首也放在了他的脖颈后面。

  “嘘,安静,我很确定我的匕首会比你的声音快。”

  比格范克斯将老教士紧紧按住,本来还挣扎了一下的老教士在听到这句话后,也不敢妄动了。

  “我不认识你啊,先生,我们有恩怨吗?”老教士身子在颤抖,因为害怕比格范克斯的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老教士说起话也特地压低声音,生怕对方翻脸。

  “告诉我,你们的主教在哪里?”比格范克斯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问道。

  “他生病了,就在床上躺着,”老教士颤颤巍巍地说道。

  比格范克斯退后一步,伸出一只脚,踢开床上的被子,被子下,只有两只枕头。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们教堂的主教是两只枕头吧,”比格范克斯把匕首往前伸了伸,故意割开对方的皮肤,作为一名禁卫军统领,他深知鲜血更能直观地击穿被审讯者的心理防线。

  血滴从脖子上流下来,老教士的双腿不由得发软,他眼神里满是恐惧。

  “说,你们的主教去哪里了?还有这里有没有曾经运送过一个尸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否则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比格范克斯恐吓道。

  “我说,我说,你先放开我的喉咙,我需要喘口气,”老教士祈求道。

  比格范克斯微微松开五指,老教士吸了口气,艰难地扭头,看了一眼比格范克斯,忽然,他吞咽了一口唾沫,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六神会拥抱你,先生……”

  话说完,老教士的眼神迅速暗淡下去,他整个身子如同瘫软的淤泥一样,没有了半分力气,如果不是比格范克斯抓着他的脖子,估计已经倒在地上了。

  比格范克斯翻过对方的身子,手掌在他的心脏上按了一下,很安静,身体中已经没有心跳了,呼吸也停止了。

  “死了?”比格范克斯皱起眉头,随后他想到了什么,立刻打开老教士的嘴巴,果然,在对方的牙齿上,绑着一颗小小的透明球体,而这个球体已经被咬破,他甚至还能看到对方舌头上残留的一些绿色液体。

  丹蛇毒液,比格范克斯立即就认出了这种绿色液体,在还没有成为禁卫军统领前,他曾经负责过王都的密探和暗杀工作,这是一种很稀有的毒液,因为其稀有之处在于这种毒液只要接触到人的皮肤,会在几个呼吸间就杀死宿主。

  心中暗骂几句,比格范克斯把老教士的尸体放在地上,事情在忽然之间仿佛陷入了僵局,原本他是打算在老教士身上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至少要能确定国王陛下是不是被运送到这里过,但现在,一切线索都中断了。

  比格范克斯在原地思索了一下,随后他走到了床边,想要从床上找一找,看看是否有那位主教的衣服之内的东西。

  但就在这时,教堂外面,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口哨,不过下一秒,口哨声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动静了。

  出事了,比格范克斯扭过头,他进入教堂前,曾叮嘱两名跟随他的手下有急事就吹响暗哨,禁卫军中,暗哨可以表达很多意思,但仅仅一声急促却戛然而止的哨声,只能代表,吹哨人的哨声被打断了。

  比格范克斯迅速离开屋子,从一旁的窗户跳了下去,走廊里,蜡烛的火焰被为微风吹过,纷纷抖动了一下,有暗影在角落里站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芙拉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以领主之名,以领主之名最新章节,以领主之名 血红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