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换源

第412章 阶下囚

作者:食堂包子更新时间:2019-08-19
  苍穹之下,阴阳二气汇聚所成大湖,“轰隆隆”咆哮着开始靠近,一丝丝黑、白气息融合,变成灰蒙青色。?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某种程度上说,这便是混沌之气,传说天地未开前,无尽虚无之中充斥的,皆是这种可演变天地万物的神奇力量。当然,这灰蒙青色气息,只具备部分混沌之气少许属性。

  宁凌握紧拳头,阴阳二气开始融合,是进入混元一气诀第九层的标志,秦宇已迈出最后一步,开始冲击最高境界。看阴阳二气融合度,他掌控极其完美,至今没有任何失误。

  这就已成功了一半!

  阴阳二气融合第一步最难,只要顺利完成,随着双方融合越来越多,就会形成强大的惯性,这种惯性将推动阴阳二气,在短时间内完全融合。

  秦宇,你做的很好,继续保持下去,很快就能成功了!

  轰——

  惊天轰鸣中,黑白两色大湖,真正碰触到一起,接触的边缘剧烈震颤之后,竟缓慢合并到一起。

  一切都很顺利,半个时辰后阴阳二气融合,已几乎完成一半,宁凌如今淡漠的性子,也忍不住露出激动。只要再进一步,令阴阳二气融合大半,惯性就会逐渐出现,混元一气诀第九层便可水到渠成。

  可就在黑、白大湖交融,达到一半的时候,一丝震颤突然出现,似有强大排斥力量产生。宁凌身体微僵,眼神露出惊恐,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天空中融合的阴阳二气,突然开始崩溃、坍塌。

  紫月脸色微变,一把抓住她,向后退出一步,出现在数十里外。

  一朵黑白两色流转的蘑菇云,自秦宇闭关出升腾而起,空间生出一层肉眼可见波动,便似一只大手抹过,方圆十里内所有一切,瞬间化为齑粉。

  宁凌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生,脸上血色刹那褪尽,她身体颤抖,眼神中剩余的,只有深深的绝望!

  秦宇……失败了……他怎么会……失败……

  紫月脸色沉重,道:“宁凌,出现这种事情我非常难过,可事情已经生,本座希望你能撑住!”

  噗——

  宁凌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摇摇欲坠,眼中光芒快暗淡下去。

  紫月大惊失色,感受着宁凌体内,紊乱无比几近崩溃的力量,抬手接连点落几指,强行封印她的修为。

  “宁凌,你疯了!快收敛力量,否则你会死!”

  “师尊……咳咳……秦宇死了,弟子不愿独活……请放我跟他一起去吧……弟子恳求师尊……”

  紫月急忙道,“乖徒儿,本座知道你与秦宇感情深厚,可如今他究竟为何死去你都不知,难道就要自杀吗?”见宁凌眼神闪过一丝波动,她继续道:“你想想,秦宇修炼混元一气诀顺利无比,今日阴阳二气融合也无半点异常,眼看融合过半时,怎么会突然失败?我怀疑,这其中有人动了手脚!”

  宁凌咬牙,“请师尊带我过去。”

  “好!”

  唰——

  两人瞬间来到,阴阳二气自爆之处,外界依旧翻滚着恐怖力量,可在紫月面前却根本不能,触及两人半点。

  只是,如今外界肆虐的阴阳二气间,有一丝精纯魔气隐约浮现。

  紫月寒声道:“魔道!是了,他们一定是知道,秦宇被带回我九天镜月宫,修炼混元一气诀,魔道不能坐视一名修成不灭真魔体魔子,改换门庭加入我仙宗,所以不惜代价也会将秦宇杀死!”

  “宁凌,这件事情本座有失察之处,没想到魔道竟敢如此猖獗,在我九天镜月宫中杀人。但你放心,这件事情本座必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宁凌喃喃低语,“魔道……”她呼吸加深,眼神露出刺骨冰寒。

  ……

  一座黑雾萦绕山峰,如今日光肆无忌惮洒落,将生长在山峰上的,某些黑色的植物,轻而易举晒死。明显是,某种强大守护阵法凝聚成的黑雾,如今被撕扯的支离破碎,已彻底毁去。

  火焰在燃烧,大片宫殿深处,不时传出惊天轰鸣,及临死惨叫声,显然此处正生着一场绝灭之战。

  毫无预兆,某处半坍塌的宫殿边缘,空间突然震颤起来,然后从中裂开一条缝隙。某个浑身浴血,气息虚弱至极身影,自空间缝隙中飞出,摔在一片狼藉中。

  下一刻,空间缝隙弥合消失。

  高空上,一名黑衫老者突然皱眉,看向破碎宫殿某处,他刚才似乎感应到了一处空间波动,可这里早已被禁制封镇,决无可能开启传送。

  “王长老,怎么了?”旁边修士眉头微皱。

  黑山老者略一迟疑,“没什么,许是我感应错了。”他转身冷冷吩咐,“搜,一定要找到饲妖秘典!”

  半个时辰后,各方向弟子汇总,尽皆一无所获。

  王长老冷笑,“行动一开始,我们就封禁了空间,巨妖宗绝没有人可以逃走,一定是有人将饲妖秘典藏了起来!我们不能在此停留太久,抓住所有俘虏,将巨妖宗山门彻底毁去,再慢慢逼问饲妖秘典所在。”

  片刻后,一队修士搜过坍塌殿宇,为修士抬手一指,“这还有一个,抓起来带走!”

  自空间裂缝中出现的男子,昏迷无知中被几名修士粗暴带走,丢入巨大的囚车中,呼啸冲天而走。

  又过了一会,地面惊天轰鸣,肆虐火焰爆,将整个巨妖宗山门笼罩,一切都被焚成灰烬,毁去了所有遗留下来的痕迹。

  无边的黑暗,像是沉重冰冷的海水,将意识不断淹没,不会感到窒息,却能感受到无尽的恐惧绝望。

  不知挣扎了多久,秦宇意识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他勉强睁开眼现自己,在一个人挤人的颠簸环境中,刺眼的光亮与耳边嗡鸣,让他根本看不到更远处的环境。

  突然间,颠簸猛地停下,秦宇身体随着翻滚,脑袋撞到某种硬物上,“嘭”的一声透过骨头传入脑海,他眼前一黑再度陷入昏迷。

  “巨妖宗的杂碎们,都滚下来,老子劝你们最好不要有任何小心思,否则你们一定会怨恨,爹妈为什么会让你们,出生到这个世上!”

  “你这头猪猡,度快一点,再磨磨蹭蹭,就不是一鞭子这么简单了!”

  几名身穿紫色长袍修士,恶形恶状驱逐着,自囚车上走下来的修士,这些人个个被封禁修为,脸色苍白眼眸充满恐惧。

  “还有一个?别装死,快滚下来!”

  “好像真的昏死过去了。”

  “妈的,如果不是上头说,不许无辜死掉一个,老子现在就拉他去喂狗!”

  “来两个人,把他抬下去,看伤势怎么样,别让他死在咱们手里!”

  两个状态稍微好些的巨妖宗修士,战战兢兢抬着秦宇,跟在长长的队伍后面,走向深不见底的地底黑牢。

  “伤势很重……几乎活不了……救治一下……尽人事吧……”

  “上边应该……责怪咱们……走吧……”

  接着,感觉口中被粗暴的,塞进来一颗丹药,一股清水冲进来。

  呛到了气管,可秦宇连咳嗽都做不到,第二次恢复的意识,便再度陷入黑暗。

  当他第三次醒来时,已经是两天之后,耳边充斥着凄厉惨叫。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吧!”

  “啊!黑魔宗的混蛋,老子如果能出去,一定要杀你全家!”

  有男有女,各种痛苦绝望,心志稍弱之辈,听几句就会心神颤栗。

  秦宇艰难睁开,被血污黏住的眼睛,终于看清楚自己,如今似乎是在某个囚牢之中。耳边的惨叫,及空气中各种刺鼻味道,表明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可至少他还活着。

  想到这里,秦宇眼神之中,庆幸之余又露出冰冷痛恨之色,他吸一口气压下翻滚心思,心头不断呼唤不灭,可这奇异召唤生灵没有任何回应,显然现在的状态同样不太妙。

  心神感应,九界圣地圣子令牌如常,可他神念被封印,根本没办法驱动,召唤图霸、图屠两人都做不到。

  暂时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秦宇闭上眼,开始检查自己状态,身体似乎被下了,某种厉害禁制手段,本就枯竭的法力被完全禁锢,根本不能调动半点。至于伤势……秦宇苦笑一声,他都为自己能活到现在,感到万分惊讶!

  法力被禁锢,肉身重创濒临崩溃,无法汲取天地灵力,这般严重的伤势别说恢复,只怕会逐渐恶化,最终让他因此死去。这种状态,根本不是一颗寻常丹药就能救活的,他本应该在昏迷中死去,又为何能够醒来?

  修为被禁锢,神念也无法催动,可秦宇凝实感应,隐约察觉到两处异常。脑海某处与下腹丹田海,似乎存在两团力量,一者阴凉一者温热,不断释放出丝丝力量,温养着他的魂魄、肉身。

  几乎瞬间,秦宇便想到了,魂魄空间的紫月及丹田海中青日,如今看来必是这两者带来的力量,正在缓和他的伤势。

  可惜,这种修复度太慢,想要完全恢复如初,不知需要多少时间。

  秦宇心头一叹,睁开眼露出一丝无奈,现在考虑这些也没有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或许因为伤势太重,担心承受不住审讯直接死掉,所以囚牢之中,一个个修士被带走接受酷刑,秦宇一直都幸运的不在其中。

  转眼,时间过去了一个月,原本审讯还算克制的黑魔宗修士,显然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收获,而变得暴躁残忍起来。

  短短三日,已经有十七名巨妖宗修士变成尸体,然后当着所有囚徒的面,被丢入铁笼之中,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尸体,被饥饿的野狗撕成粉碎。

  秦宇并不畏惧这种血腥,心头却也开始焦虑,黑魔宗行事越来越残酷,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地牢某处静室,虽然打扫干净,却依旧被昏暗灯光下,两人身上散出的血腥气息充斥。

  “一个月了,还有没有任何收获,宗门的大人们非常不满,我们必须要加快进度了。”

  “哼!东西一定在这里,我就不信他们可以,抵挡住你我的审讯!”

  “好了,这些话不必多说,暗中选中的那些人,看了这么久的好戏,心志应该松动了。明天起,开始着手审讯他们。”

  “嗯,我马上安排下去。”

  这人起身快步离开,露出对面一张白净面庞,这人看着非常年轻,五指干净修长不沾半点灰尘。

  “究竟藏在哪里呢?呵呵,我当真有些感兴趣了。”沙哑低笑声,在静室中响起,让人毛骨悚然!

  审讯在继续。

  终于,又过了七日后,秦宇所在囚笼之门,被粗暴打开。

  一名黑魔宗修士眉毛微挑,“没想到你小子命还挺硬,这么重的伤居然都活了下来,奉劝你一句,如果知道什么的话赶紧说出来,否则你一定后悔自己现在还活着。”一挥手,“把他带出来,送到恶鬼大人的审讯室。”

  他身后,两个黑魔宗修士瞳孔一缩,露出几分恐惧。

  秦宇身后,袍袖中拳头握紧,可在下一刻又松开,他装出惊恐表情,被两名黑魔宗修士架住带走。

  离开囚笼,走了没多远,为黑魔宗修士,恭谨停在一间审讯室外,“恶鬼大人,今日的犯人到了。”

  “嗯,送进来吧。”淡淡声音传来,没有任何阴森鬼厉,反而透出几分温和,可就是这份温和,让三个黑魔宗修士齐齐色变。

  为修士勉强挤出笑容,“是。”转身吩咐,“你们两个,把人送进去!”

  他自己却已经闪到旁边。

  心头大骂不止,可这种时候,他们根本不敢迟疑,否则惹怒了恶鬼大人,他们就死定了!

  恐惧万分推开门,进入秦宇视线的,是素净木桌后的中年人,他穿着一袭纯白长袍,此刻正微笑着品茶,举止从容淡定,眼神温润内敛,颇有几分风度君子模样。

  “哦,今天的犯人,看着似乎不错。”不知为何被称作恶鬼的中年人眼神一亮,放下茶杯走过来,靠近秦宇闻了几下,眼神露出兴奋,“好浓郁的气血之力,不错不错!”

  他搓了搓手,“你们都下去吧,没什么事情,这两天不要来打搅我!我若审问出接过来,自会告诉你们,若没有结果,这人你们就不用管了!”

  两个黑魔宗修士急忙告退,将房门关上,眼神庆幸之余,又露出同情之色。里面这个巨妖宗余孽,居然被恶鬼大人看上了,不管他知不知道什么,结局都已经注定。想到那下场,即便他们也算心狠手辣之辈,同样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眼神露出恐惧。

  审讯室内,恶鬼一把抓住秦宇,他身体看似单薄,力气却大的惊人,一双手像是铁箍,“小子,你就算知道什么,也千万不要太轻易招供,我今天要好好玩玩。”

  低笑两声,他提起秦宇走到审讯室角落,脚下一踏一道暗门打开,浓重血腥扑面而来。

  暗门后面,才是真正的行刑之地,各种恐怖刑具,被清洗的干干净净,错落有致的挂在墙上,明亮的灵灯下,闪耀着冰冷金属光泽。

  与之相比的,是地面厚厚的血污,一层又一层堆积了数尺厚,更可怕的可以在这堆积血污中,可以看到一些毛,及某些不知出处的骨头碎片。

  木质的刑架,已看不出半点原来的颜色,表面的血迹还有一些新鲜之处,显然上一位经受之人,离开并不是太久。

  刑室角落栓着一条野狗,它瞎了一只眼,獠牙黄、残缺,显然已经很老,可独眼中的凶残血腥,却让人心寒。此刻,野狗-爬起来,不断原地转圈,尾巴用力摆动着,口中出“呜”“呜”低吼。

  恶鬼微笑,“你也闻到他的味道了,真的很好不是吗?放心,我什么时候吃过独食,一定会有你那份。”他眼神落到秦宇脸上,无比温柔,“那么,就让咱们开始。”

  一挥手,秦宇飞出去,刑架上的铁链自动飞起,将他紧紧固定在上面。恶鬼舔了舔嘴角,“本来,我在审讯之前,是喜欢玩点小游戏的,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你我居然感到无法忍受,那么就先让我品尝下,你的味道究竟怎么样吧。”

  转身选了几眼,从墙角拿下一把,薄弱蝉翼的小刀,恶鬼走到秦宇身边,手起刀落度快如闪电,秦宇身体一颤,手臂上一层薄薄的血肉,被直接削下。

  恶鬼将小刀放大面前,闻了闻新鲜血肉,喉咙滚动了一下,一口将吃到嘴里,缓缓咀嚼起来。几息后,他眼眸蓦地睁开,里面充满了灼热、亢奋,“如此美味的气血,我从未见过,它是如此强大,让我整个人都在颤栗。”

  “呜~呜~”角落里的野狗开始低吼。

  恶鬼转头怒喝,“闭嘴!”他舔着嘴角鲜血,“他是我的,整个都是我的,你别想分食了……最多,我会给你几根带肉的骨头!”

  野狗似乎非常畏惧他,呜咽一声趴到地上,可它的独眼却一直,没有离开秦宇的身体。看样子,只要给它半点机会,都会毫不犹豫的冲上,狠狠撕下一块血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芙拉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祭炼山河,祭炼山河最新章节,祭炼山河 闪舞小说网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